• 作者:茱迪.皮考特
  • 原文作者:Jodi Picoult
  • 譯者:郭寶蓮
  • 出版社:台灣商務
  •   

    1. 自己搞出來的髒亂要自己清理。

    2. 永遠說實話。

    3. 一天刷兩次牙。

    4. 上學不遲到。

    5. 兄弟相互照顧,因為我們只有對方這個手足。

      

    這是杭特家的家規,不過我倒不記得小時候爸媽有講過哪一條是我們家的家規,若真要擠一個出來的話,我想就只剩門禁吧!不過,我家也不是執行得多徹底的那種,長大也根本沒那回事了。所以,家規這個隱形的約束有效嗎?那就要看執法者有沒有魄力讓家庭的成員都遵守。(話說,這幾乎都在約束小孩,而大人不受限)那另一種隱形的約束「法律」呢?然而不可思議的是,你會發現,其實要觸犯家規比較容易,因為一不小心可能我們就沒遵守到家規;相反的,看似嚴格的法律,反倒比較好遵守呢! 

     

    我真的不得不承認美國人權真的做得好多了,無論是阿米緒人,或是禁止歧視殘障者的部分,雖然代表大多數人社會的檢方通常都會要求公平性,但最後法庭還是接受辯方的需要,也明顯的區別出他們的特殊與不同。雖然每次都要很殘酷的把這些社會上少部份的與眾不同放在法庭上用放大鏡去檢視,卻也不可否認,他的確成功的引人去關切注意自閉症對家庭的影響,以及延伸出的問題。 

     

    然而主角雅各患有亞斯伯格症,他的症狀跟一般我們熟知的自閉症不同,作者利用他高度智商及著迷犯罪現場這點,與我們熟知的李昌鈺博士,讓故事更具可看性。然而,又很氣里奧警探用鑑識工作來引誘雅各達到他要的偵訊,因為像我們正常人看得都著迷了,這對一個說一不二的人來說,怎能不上勾呢! 

     

    在得知雅各布置犯罪現場的過程後,我會說聰明絕頂的他應該自己也沒想到,當目睹到真正的犯罪現場,自己卻把它搞砸了,我想都是因為「家規」,不然以他熱愛鑑識科學的程度,不可能不知道不能破壞犯罪現場的一絲一毫,或者又為何沒看出,這也許只是單純的意外,而非兇殺案。看來再聰明的人只要遇到攸關親人的重大事件都會喪失智商的。 

     

    像我一直很想知道關於"潔絲犯罪現場"那頁的筆記下方,到底「我」字下被畫了十次底線是什麼意思?是因為犯罪現場是他自己布置的所以不需要破案,因為就是「我」。還是,不敢相信是弟弟西奧做的,所以遲遲不敢把破案時間寫上,就如同我們無助的時候,重複不停的在紙上畫著無意義的線條。 

     

    身體的殘障可以從外觀上看出,但心智的障礙呢?雖然,我不知道把雅各的想法條列式的寫出,是否正確的表達亞斯伯格症的人內心真實感受,但的確佷明顯的看出他們與正常人想的不同,因為無法正確理解他人的情緒,而產生社交障礙,導致離群、孤立的狀況。而我們有時候也何嘗不是這樣呢?常常捉摸不透一句話背後的含義,低EQ造成工作、生活上的挫折,無法融入主流社會,遭受排擠等。看來我們好像也差不了多少,只不過穿著一件正常的外衣,遊走在未知的世界。 

     

    想想誰何嘗不羨慕可以以自我為中心去思考去存在,而不是看別人的臉色而動作呢!西奧的想法就跟你我沒兩樣,會厭惡自己有個像怪胎的哥哥,但偶爾又羨慕他可以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為何人人都要戴上假面具,不能正確的表達喜怒哀樂呢?可惜當小孩的還有特權,為人父母的卻不得不披上盔甲保衛家園。雅各的媽媽如同作者多部作品中的母親,常常顧了一個忘了一個。已離異另組家庭的父親,則是典型的劇情,用錢補償一切,但收下錢的一方,又很可悲的厭惡這種行為,卻也為錢所困。

     

    而令人比較高興的,至少有個比較正面的角色,不過很可惜潔絲卻是受害者。坦若能有更多人重視弱勢團體,關心社會的小角落,我想這應該是作者最想表達的吧!

     

    延伸閱讀:【閱讀】第十層地獄

         【閱讀】換心

         【閱讀】死亡約定

         【閱讀】小心輕放

         【閱讀】完全真相

         【閱讀】當愛遠行

         【閱讀】魔鬼遊戲

    創作者介紹

    米雅

    米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