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湊佳苗
  • 譯者:陳嫺若
  • 出版社:皇冠
  •  

    「在追捕時效期滿前,妳們去找出兇手來!如果做不到,就得補償到我滿意為止!」

     

    死者的母親說出如此重話,對年幼的四個小女生來說,發現同學英未理屍體的恐懼,以及日後留下的陰影,我想就連一般成年人應該都難以承受;當天的景象三不五時在腦海中浮現,懊悔若是細心點,或許就不會發生悲劇,這類的自責不斷上演。更不用說,還要補償英未理的媽媽,這簡直就像魔咒一般,緊緊跟隨著她們,嚴重到影響了一生,短暫的一生,到死都無法掙脫。

     

    四個人四種補償方式,有人害怕到心理影響身理;有人去當老師,幫助與她們當時同年齡的學生,以為也可以解救年幼時的五人;有人漸漸成為問題少女;有人把哥哥的惡行與記憶中揮之不去的英未理影像重疊,親手殺了哥哥。

     

    而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同一件事對每個人的影響都不盡相同,這四個人事後都還能維持正常的生活,只是心理都病了;或許有人是立刻精神崩潰;也可能會躲在家中,再也無法接觸人群;什麼樣的改變,對人的影響,背後都是數不完的故事。

     

    看過湊佳苗的《告白》,我想應該少有人能不被她所吸引吧!從之後的作品也可以發現到,她擅長描寫少女的心理,壓抑過頭的人格扭曲,而且都是非常極端的狀況,讓人看了不寒而慄,卻又被她深深吸引。這樣說起來,我們還蠻變態的,但也有人說,就只有日本人才能夠寫出如此的作品,因為天生的民族特性,以及緊張壓抑的生活、低抗壓性,造成他們可怕的失序行為。

     

    而湊佳苗的風格,慣用第一人稱的方法,讓四位目擊者回憶事發當時,以及贖罪的方式。相對的,在畫面以及情緒上的感受,衝擊力會很強烈,有種感同身受的發毛與恐懼,這點真的很厲害。由這裡告訴我們,一件事不是單單只有我們所看到的受害者,分不清誰才是真正的無辜。而湊佳苗的推理,也一定是要看到最後才會知道,我原以為會是羅生門,沒想到兇手跟死者的媽媽有關,而看到了結局,想不透到底這一切的一切是誰的錯呢?這贖罪到底又該是誰對誰贖罪才對呢?

     

    延伸閱讀:【閱讀】告白

         【閱讀】少女

         【閱讀】夜行觀覽車

    米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