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茱迪.皮考特
  • 原文作者:Jodi Picoult
  • 譯者:蘇瑩文
  • 出版社:台灣商務
  •  

    為母者強,無論是人類亦是動物,好像成為母親後,保護孩子的天性油然而生,不自覺的會變得勇氣堅強,但還是有些情況下會讓人遲疑,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例如孩子有病痛時,許多父母都曾有過同樣的想法,寧可拿自己跟他交換,代替對方承受病痛;但換成器官捐贈移植的情況下,無論是父母給子女亦或子女給父母卻不見得是人人都能馬上說:我願意,必竟這關係到捐贈者的生命以及往後的健康。

     

    若情形換成書中的狀況,妮娜的五歲兒子遭受性侵,若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讓孩子接受心理輔導治療,或是讓身心受創的孩子在法庭上面對再一次或更多次的傷害,但卻不一定保證能得到公理正義。就算所有的為人父母心中都有個念頭,恨不得殺死那個傷害他寶貝的人,但這不過只是個念頭,卻沒有人敢真的去做。

     

    而親妮娜卻真的做到了,親手為自己的兒子討回公道,她在法庭上對著嫌犯連開了四槍,震撼了大家,還真像極了武俠片,一進門二話不說,咻咻-兇手一劍斃命,古時候仇恨不就是這樣私了的嗎?但在文明的現代,有法治的國家,我相當驚訝作者的安排,眾目睽睽之下,人證物證俱在,這次她要如何幫主角脫身呢?

     

    而這回DNA的難度加深了,若不是擁有豐富醫學知識的人,應該沒人猜想得到在特殊的情況下,有人會有二種不同的DNA,所以殺錯人的狀況,讓整件事情變得更頭大了。

     

    老實說,一開始我就覺得這個母親也太魯莽、太衝動了,兒子用手語比出個「父」字,她也沒跟老公了解一下狀況,完全沒說到半句話,就立刻申請禁制令,後來發現誤會一場,原來「父」不是指「父親」而是「神父」,但真相還沒大白,葛「文」神父弄錯成葛「倫」神父,一字之差卻是一條人命。

     

    當被正常合理化的復仇變成了錯殺一名無辜的生命時,錯誤得可笑又可悲,瞬間你不再同情這名母親,因為同時還有另一個母親痛失愛子。這下子不覺得她把事情弄得更糟了嗎?兒子受傷害,她也必需面臨司法的制裁,孩子也將失去母親,這真的是兩敗俱傷的做法,但為何比一般人更熟悉法律的檢察官會如此衝動行事呢?無非是要突顯因司法體制的漏洞,讓許許多多的性侵犯無罪開釋、逍遙法外,就連檢察官遇到了,自己都不願意走司法的途徑,可見這樣的情況是如何的讓受害者以及他的家人絕望與灰心,所以寧可用自己的方式來尋求正義。

     

    在危難時候你不得不承認,有時候女人比男人還要堅強,尤其在茱迪‧皮考特的書中更為顯著,但脆弱不是軟弱,男人會用堅強的形象來武裝保護自己,但他也是血肉之軀,會為受傷的孩子傷心難過。凱利伯的作法與態度就比較像是我們一般人,跟著案情發展走,會為現實妥協,息事寧人;卻萬萬沒想到最後是爸爸的手完成「正確」的復仇,我本還誤以為是妮娜的警探好友幫她完成的呢!不得不說,他這招真的是做得乾淨漂亮,讓我不由得又很想要唸一下,這母親真的是太衝動了。

     

    但矛盾的是,爸爸殺的是「正確」的神父,所以你不覺得他不對,心中全然沒有燃起一股殺人是不對的怒氣,原來私法制裁的想法從古至今仍一直存在我們心中,而私法正義到底正不正義,我想大家電影和戲劇都看過不少,對於道德標準的界限,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就看超出了多少。 

     

     

    延伸閱讀:【閱讀】第十層地獄

         【閱讀】換心

         【閱讀】死亡約定

         【閱讀】小心輕放

         【閱讀】完全真相

         【閱讀】當愛遠行

         【閱讀】家規

    米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