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朱莉安娜‧伯格特 Julianna Baggott
  • 岀版社:商周

 

Pure,純淨有沒有罪,說罪或許太過沈重,可純淨的本質應該是沒有錯的。純淨無暇的外觀難道就真的比滿身傷疤來得純淨嗎?眼前所見的美好不見得是真的,待在完好如聖地-瓊宮的人想逃出去,而外頭的天譴軍團想攻進來,從天而降的神諭帶給畸零人無限希望,無法實現的願望,所以該好好待在潔白牢籠裡的純淨,實在不該到殘酷的現實世界裡亂竄,也的確純淨無暇在殘缺破碎中始終是突兀的,帕瑞哲斷指後,你覺得他不純淨了嗎?他就不是純淨人了嗎? 

 

是非對錯並不是那麼容易界定,當了解白不是白,黑不見得是黑,白黑調和下還有模糊的灰色地帶。大毀滅究竟是什麼樣的陰謀?我不認為帕瑞哲的父親維樂士(瓊宮裡最有權力的人)就一定是萬惡之首,他母親就是個聖人。其實真相有時候並沒有你想像的複雜,有時甚至簡單得令人可笑。但是由心底發出探求真相的渴望卻是止不住的迫使人向前,朝刀尖上刺,往水火裡衝,沒有不用付出鮮血的革命,只問值不值得而已,看你是選擇活在謊言下,還是死在真相裡? 

 

而過去,處在不如意的情況下,總是懷念過去。因為未知的未來不知道會再如何壞下去,僅存的就是對過去所殘留的一點點記憶,害怕它們隨著時光慢慢流逝淡忘,於是緊緊抓住曾經的微小幸福,以為自己可以戰勝命運,但或許至始至終從沒逃離棋子的宿命。

米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